今天是2021年3月6日 星期六,欢迎光临本站 

行政类

代 理 词

本文被评为阜阳市第二届律师优秀代理词

审判长、合议庭:

安徽××律师事务所接受李张氏委托指派张新律师担任其诉利辛县公安局、第三人李新善不服治安处罚行政诉讼一审诉讼代理人,现通过阅卷及庭审,就本案事实及法律适用整理发表如下:

第一部分

一、一个荒唐的行政行为

2011年7月10日上午,年近80周岁的李张氏遇见第三人李新善因口角纷争,该要伙同其老表胡殿爱将李张氏拖入院内毒打一顿,致原告右颈部表皮剥脱伴暗红淤血2×1.5㎝;腰背部表皮剥脱伴暗红淤血10×2.5㎝;左腕关节青紫淤血6×3㎝;右腕关节青紫淤血3.5×3㎝。

当天被告所辖胡集派出所出警、调查、委托鉴定、报批、告知,并作出处罚,并将第三人送达拘留所。

我们在肯定其高效为民的同时却又对这一具体行政行为感到怀疑。随后原告亲属打听到给第三人处以拘留三日,但却多次要求取得处罚决定书而无果。

2011年7月16日,原告亲属取得轻微伤伤情鉴定结论(复印件)。

2011年7月20日,原告亲属取得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

2011年8月1日,原告伤愈出院。

2011年8月3日,原告提起行政诉讼。

2011年8月18日,案件被受理。

至今天的开庭,我们却看到了两份完全不同的利公(胡)决字(2011)第1197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代理人见到错误的、违法的、存在瑕疵的行政行为,却没未见到过如此明目张胆、完全两张面孔的阴阳行政行为,如果这种行政行为被确认合法有效,则新中国六十年立法形同虚设。代理人认为被告的这种行为不仅反映其目无法纪更印证了其一手遮天。

下现代理人再通过其具体行政行为细节作一剖析。

二、形式上的阴阳行政行为

原告起诉的是一手写版的利公(胡)决字(2011)第1197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告当庭宣读的是一打印版的利公(胡)决字(2011)第1197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三、行政行为的查明事实

原告起诉的版本:事实文字为57字,具体内容除时间、地点、人物外,认定为因口角发生争执,故意伤害身体。

被告所提出的版本:事实文字约为180字,具体内容丰富详尽。

四、行政行为的适用法律

原告起诉版本为《治安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

被告应诉版本为《治安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第十九条第四项。

五、行政行为的处理结果

原告起诉版本为拘留三日。

被告应诉版本为拘留三日,并处罚款500元。

代理人认为这一具体行政行为即使是不懂法律,也可想见其违法和错误之处。

第二部分

以上是我们对这个具体行政行为的一个笼统的印象判断,从卷宗及举证的情况来看,我们注意到了整个行政行为的程序、流程均是打印文本,而我们起诉前收到的却是一个手写版的处罚决定,如果我们再假设其一成立的话,那么另外一个如果不是滥用职权,那么就是违法行政,而被告的公章使用的严肃性也将荡然无存,我们不知道这样的行政行为如若被媒体披露,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下面代理人再就本案的实体处理及程序问题作一说明。

一、程序问题之不尊重客观事实

本案唯一的在场人、唯一的证人、唯一的出庭证人胡殿爱出庭作证了本案的真相。但我们仔细的听一下证人的证言,就能看出被告公安机关对关键性的客观事实未作如实的记录,这个证言印证了一个被原告原陈述所印证,而又未被第三人供述的原告被扣摸下身的事实,尽管证人的当庭语言描述有失文明并被审判长制止,但这个证言既印证了第三人行为的卑劣无耻,也印证了被告调查取证的不客观不公允。

二、程序问题之不依法取证

证人胡殿爱的出庭还印证另外两个问题:1、公安机关的问话未念给证人听,未让证人看;2、公安机关取证,不是依法由两名公安人员在场,尽管被告代理人当庭予以解释,但我们认为证人是最能说明问题的,而且是第三人申请的证人,我们首先表示感谢,其次,认为被告可能在本案其他当事人取证时也存在类似问题。

三、程序问题之伪造证言

事情回到原告的询问笔录上,仅证据本身而言,无法看到所谓的“李张氏(代)”是出自何人之手,这个证据是有瑕疵的。开庭后通过代理人询问其亲属,其亲属表示李张氏一次也未去过派出所,一次手印也未按过,代理人认为这种情形如被证实,将又会产生一种轰动效应。本案也不仅是程序瑕疵问题所能掩盖。

四、程序问题之入卷材料不完全

案发当天胡集派出所见原告伤情严重即行委托法医鉴定,但今天的庭审却不将鉴定结论入卷,不知其委托行为是否是随意行政,而收到结论不入卷,也不依此作为处罚依据是否也是随意行政。而被告当庭的另一番解释显然也不能服众。

五、程序违法之违法告知

最能体现被告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是卷16页利辛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告知记录,该笔录的主要内容为“拟对你做出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的行政处罚。”被处罚人答“我不提出陈述和申辩。”

1、告知拘留处罚为五日以上十日以下,而被处罚人不提出陈述和申辩,被告的三日处罚结果依据何在?

2、被告内部例行审批及具办人意见为三日拘留处罚,为何告知五日以上十日以下?

3、基于以上矛盾,被告应澄清其是先内部审批,还是先行告知?

4、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其拘留处罚应在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而却无相关证据证实被处罚人有第十九条第四项规定的情形。

最后,在本案中无论是第三人殴打、辱骂原告的情节,还是造成原告轻微伤,住院二十余天的后果,均不应减轻对第三人的处罚。

综合以上代理人认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从程序到实体均违法,应予撤销。

以上代理意见谨供合议庭参考采纳!

代理人:安徽××律师事务所

张    新 律师

二〇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


安徽金睿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558-2170699


联系手机:181-0968-9992


联系地址:阜阳市南二环路翠玉江南商务楼B座9楼


0558-2170699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