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欢迎光临本站 

民事类

代 理 词

审判长、合议庭:

安徽××律师事务所接受曹强委托,担任其上诉唐丙超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追偿权纠纷一案的二审诉讼代理人,现就本案查明事实及法律适用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由于本案事实比较简单,除车辆交付与否及事故时车上石子权属存在较大争议,双方各执一词而又一时难以查清外,其余事实均能得到当事人之间的一致认可,所以代理人认为本案争议焦点除集中在如何对以上两个客观事实认定外,还集中于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与生效;车辆的买卖应如何交付及如何分配举证责任;车辆买卖合同中交强险的投保义务及法律后果;事故的赔偿责任及垫付是否成立;本案是否存在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事实上以上问题在本案中的集中出现已不仅是对事实的如何认定,而是如何适用法律对本案进行处理了,以下本代理人分别评述剖析,以供合议庭参考采纳!

一、买卖合同的法律效力

1、本案中的合同。根据双方约定内容仅涉及标的物的名称及以2010年8月29日为风险分割点及买卖的合意。

2、缺乏的合同要件。没有价款约定;没有过户条件及期限;没有付款方式;没有行驶证及保险的描述;没有违约责任;没有质量条款;没有交付条件及内容。所以按照《合同法》中买卖合同的主要构成要件,本案合同中均不具备,所以合同未成立。

3、买卖合同的标的物是手续不齐全的“白皮车”,且原告也如此自认,而我们国家是严格禁止白皮车上路行驶(运营)的,并且依法规定了二手车的交易由国家统一设立机构管理,所以本案买卖合同违反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即使成立依法也是无效的。

二、买卖合同中交付义务的履行及举证责任的承担

由于本案中车辆交付系责任划分风险承担的一个重要分水岭,以致双方各执一词,并也分别寻找证人来证实,又由于证言本身就具有易变和个人倾向的弊病,以致交付与否难以准确判定。

代理人认为这里存在一个特殊标的物车辆的买卖交付问题。由于我国对车辆的交付存在登记主义和移交主义,以及立法上的演变,故此在本案中应结合具体情况来认定,即实际控制原则。

由于任何车辆的买卖都存在一个移交控制与过户登记的时间差距和空间差距问题,所以我们应以二者在先即可,本案中由于时间上不存在一个过户不及,那就应以控制移交为要,所以本案中承担交付义务的卖方就应当承担诉讼上的举证义务,即应举证证实已完成移交控制,否则即应认定未完成交付。

代理人认为交付控制的认定标准应为卖方将控制权移交,并由买方完全实现实际控制才视为完成义务。本案中直至事故发生时,车辆仍在卖方控制使用之下,设若事故时车辆由买方驾驶,那么就不存在本案的认定疑问,反之当然也应无争议,因为买卖双方只因同在事故车辆之上,才引发了本案的争议,代理人认为这种仍在卖方控制之下的交付是一种未进行或未完成的交付,所以本案车辆应认定为未交付更为合情合理合法。

三、从车辆的现处所及车上石子的处理看交付情节

通过庭审还可以查明,事故发生后至今车辆均在被上诉人处,这直接印证了车辆没有实现交付。虽然关于车上石子双方均否认享有所有权,且也均无法举证,但就从王建同系与被上诉人一同也一直拉运石子的同伴,事故后在原一审庭审笔录中可以反映出王建同系受被上诉人委托将车上石子拉运到王坤业处并对王坤业称石子卖给他,事故处理完毕后再付款,显然这种行为事实印证了石子的所有权,就这两个完全可以查清事实已足以说明车辆仍完全处于被上诉人控制支配占有之下,所以本案车辆未交付。

四、交强险的投保义务及法律后果

出于对社会稳定及对受害人权益的保护,我国实行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金额为122000元。其中死亡赔偿限额为11000元,是机动车辆所有人的法定义务,该规范属强制性规范,任何违反应承担法定责任及后果,且没有投保交强险的车辆禁止上路行驶及运营。

所以被上诉人明知交易车辆无该保险仍进行交易是为欺诈,仍驾驶上路是为违法,且在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该无保险情节已告知上诉人。

代理人认为,机动车辆二手车交易中的卖方应保证交易车辆至少符合法律规定,即其保险情况应至少保证买方在合理期限内的合法上路行驶,即至少应保证交易日后的第二日具备各类强制性保险,否则所形成的风险和法律后果应由卖方承担。所以本案中车辆无交强险的法律后果应由被上诉人一方承担而与上诉人无关。

五、从事故的赔偿看垫付的不能成立

本案事故发生于2010年8月30日,赔偿协议达成于9月3日,事故认定书制作于9月10日,可见被上诉人在主观上认可车辆属已所有,客观上积极赔偿,且在事故责任尚未认定之前,可见“垫付”一说不能成立。

我们法律上的垫付是指有垫付义务且在责任人无力或不愿或不能赔偿时,经有关法律强制部门确认或执行时才成立垫付,垫付通常是被动的,且有追偿法律依据,而且与垫付有天然冲突的是垫付人是无过错责任的,垫付人不应当是责任人。所以本案中的两次一审判决在此均适用法律不当。

同时我还应注意到本案中与受害人达成赔偿协议的主体并非被上诉人本人,也就是说被上诉人是否具有垫付人(追偿人)的资格还是有待商榷的。

六、本案不存在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

义务是指无偿,但帮工却只能来源于合意,否则只能成立为无因管理。同时驾驶行为是否能成就为帮工行为本身就具有极强的争议性,否则搭乘行为都会被反认为驾驶人系帮工行为,这明显是违背法律规定的,所以原判的这种适用法律真是一种创造。

同时如若认定本案构成义务帮工行为则必需查清一个事实,即车上石子必需是属上诉人所有才能构成是为上诉人运输,但原判却对此无法查清,所以这种对帮工行为的认定既是认定事实不清,更是适用法律错误。

七、原判还存在两个一审判决的同样错误问题,我们认为这是反映原审程序违法之处,竟连原被告的主体名称都给搞错,疑似粘贴所致。适用法条也出现了两个不同的合同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只能让人认为原判的不严肃和不公正。

综上所述,原判不仅程序违法,而且认定事实不清,对于法律的适用更是严重的错误,故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并驳回被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

代理人:安徽××律师事务所

张新律师

二〇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


安徽金睿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558-2170699


联系手机:181-0968-9992


联系地址:阜阳市南二环路翠玉江南商务楼B座9楼


0558-2170699
浏览手机站